当前位置:长春上门按摩 > 按摩资讯 > 返回

五年说短不短朋友很自然地想要和心爱的人共建美好家园

浏览次 作者:长春按摩 更新时间:2020-05-07

朋友和女友分开了。他们虽已经在一起五年,历经风雨,但终究逃不过曲终人散。连我这个旁观者都深感难过,更何况是身为当事人的他?在朋友圈子里,他们是颇被看好的一对。虽然说现在结了婚多年都可离婚,更何况只是恋爱阶段?但当我听闻他们分手的那霎那,还是非常震惊。
 
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,曾经闹得很僵。因为当时女友到新加坡工作,而朋友则在马来西亚。远距离的恋爱,毕竟很难。之后,女友经不住他苦苦哀求而返马工作,朋友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。我打从心底为他俩感到欢愉。心想,这一下,应该可以走到共结连理的那一刻吧!
 
看得出朋友很爱她。以前的他总是不修边幅,吊儿郎当,还抽烟抽得挺凶的。自从他和女友在一起后,即有了很大的转变。他变得积极工作,穿戴整齐。刻苦耐劳下,他终于从打工一族跃至自立门户。虽非大富大贵,但至少不愁吃不愁穿。五年说短不短,朋友很自然地想要和心爱的人共建美好家园。于是,开始忙着物色房子。
 
结婚前,至少要有间属于自己的房子,这样才不会叫另一半太委屈吧!左挑右选后,朋友终于决定把心目中那幢不论地点、价钱、设计都符合心意的公寓买下。基于各银行在批准借款方面的要求都异常严苟,朋友单方面的申请被拒绝了。
 
他愁容满面地找我诉苦。向来大男人主义的他,虽和女友在一起多年,就连吃饭都从未让她出过一分钱,更妄说联名借款?但我还是对他说:“只是联名借款,并非要求她日后和你一起供屋子,这样不算过份吧?”朋友思前想后,觉得我的话也不无道理,于是决定找女友详谈。
 
第二天,他灰着一张脸来见我,良久都默不作声。我猜到“大事不妙”,耐心等他开口。“她妈说不要。还说万一分手了怎么办?”他又抽回烟。啊?那个总爱“女婿前,女婿后”唤朋友的“岳母”,在这紧要关头怎会说变就变?“当我问及她对我们未来有何憧憬的时候,她只说,五十五十。”五十五十?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朋友每天不断努力工作,就是为了他和女友美好的将来。
 
然,现在女友告诉他:“结婚太遥远了,我几年内都不会想。”这,未免太无情了?而今,朋友告诉我他们分开了,而且绝不可能有第二次的复合。是我间接害了他吗?如果我没有提出那个建议,他们是不是可以安然无事地继续在一起?又或者,他们的问题一直都潜在,买屋子只是意外的成了他们分手的导火线?
 
那一夜他喝了很多,也吐了很多。我无助地拍着他的背,希望他可以吐得畅快些。原来分手后的他为了不让我担心,一直强颜欢笑。洗了脸后,他清醒多了:“我只是在为一段逝去的感情哀悼。”“对不起。”我难过之极。“这怎么关你的事?当爱情发生时,任何阻碍都不成理由;当它要消失时,任何挽留都起不了作用。一早知道,找一个爱她多于她爱自己的,都会落得如此痛苦。”其实这也难怪,朋友的女友,自小生长在一个不健全的家。
 
她的父母虽未离婚,但同一屋檐下多年却可以如同陌路人,这情况远比一般离婚后仍可做回朋友的前夫妇还要来得糟。因此,女友的妈妈和姐姐一直以来都灌输她,‘女人要靠自己,爱情并不可靠’的道理。只能说,朋友和女友的性格与家庭背景都有太大的悬殊。分开,何尝不是最好的途径?
 
永远有多远?好像张开双手就触摸得到,又好像平行线,再也没有交集的一天。如果说,连影子都会在黑夜降临的时候离你而去,还有什么是永远的?唯美的两个字,瞬间变得虚无缥缈。

上一篇:在某种意义上这也许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幸福和满足

下一篇:对我来说不只是怀念也许对你那只是一种毫无意义的珍惜